别问,别问【9】

嘎嘎:

连图片都被屏了


撸否真的是很敏感了



看回帖


回帖也在不断被删除当中,我尽力补



别问,问就包养【8】

嘎嘎:

别问,问就包养【8】



大学生还真是如他所说的,除了偶尔发几条黄色微信,其他时间基本都是循规蹈矩的。平均两个星期才找一次总裁,来之前先问有没有时间,没时间改约,有时间再上门。



这天,大学生拿着一份投资项目书上门。



总裁一看就知道是商科布置的作业。



大学生说,你帮我看看?



总裁起初只是应付的看一眼,但眉头一挑,认真看起来。



这份项目书虽然不脱学生的生涩,但颇有大胆创新的想法。



总裁在...

【4】

嘎嘎:

【4】



小将军刚到家里,还不曾换衣服,就接了宫中传召的急令,当下眉头一沉。



他逼过宫,围过城,拿刀指过先帝,逼迫帝君写过禅位诏书。



做这些事的时候,她都在场,但神色不动,连唇角都不曾弯一下。



如今这般紧急的找自己,难道,是出了什么事?



小将军立即提刀,戴上了连环弩箭手甲,也不等传令宫人,快马飞驰,直奔禁城。



小将军快步进了内殿。



她正在窗畔下棋。...


【3】

嘎嘎:


【3】



这晚。



皇后又召小将军。



她已沐浴更衣,就倚在引枕上,等着小将军。



小将军转眼就到,站在外间,先是恭恭敬敬的单膝下跪行了个礼。



等她抬了抬手,小将军才站起身,垂着眼,毕恭毕敬的走到榻前。



这一次,不用她吩咐,小将军已经接过了宫人手中端来的药,干脆利落的喝了下去,等药效发作,轻轻说,可以了。



她嗯了一声,示意宫人放下床帷。



小将军如上次一般...

【2】

嘎嘎:


宫人上来,褪去了她的袍子。



一层又一层,轻袍缓袖,如烟似雾。



小将军立在一旁,不敢抬头。



宫人无声退到两旁。



她看向小将军。



那年轻人也脱去了外袍,只着里衣。



越发显得肩宽背挺,腰窄腿长。



她瞧着,颇为满意。



自己孩子的父亲,自然是越出色,越好。



她在床边坐下,叫他,“峰儿。”



小将军的身子微微一颤。



她...

红尘寸寸泥中血

嘎嘎:

警告  泥




飞骑驰入重城。



如刺穿沉沉阴霾的一道闪电。



小将军翻身下马,连大氅也不解,便大步迈上又高又陡的台阶。



大氅翻卷犹如浓云,如这蓄满了雨雪的苍穹。



禁城在极北之地,宫殿依山而建,易守难攻,但常年苦寒



春天在这儿很短暂。



曾经,小将军是这重重宫闱之中,最接近春天的少年。...



别问,问就是继位者,四阿哥【18.3】

嘎嘎:


【18.3】



年轻人没有回答。



总裁看那年轻人,只觉得一如往常,但又有一些,不同往常,“……阿峰?”



阿峰的目光落在总裁的脸上,说,“我……有点意外。之前完全没听你提过。”



总裁说,“原本想等确定了之后再告诉你。”



阿峰沉默片刻,说,“你是不是怕我生气?”



总裁欲言又止。



不得不承认,确然如阿峰所说。



平常的孩子对父母尚有独占眷恋之心,何况是阿峰...

别问,问就是天空涌起密云【18.2】

嘎嘎:


【18.2】



总裁躺在床上,身上穿着浅蓝色的袍子。



这种袍子就是前后两块布,拿根绳子系在腰间。



为了方便检查,里头都是光溜溜的。



检查结束,总裁拢了袍子起身,由专门的医务人员引去休息室。



休息室装修简欧,线条明快,大块的浅色色调。



医务人员送上茶点,又退出去,并且贴心的关上门。



像这样的私人医院,服务好,环境好,最重要的是,保密性强。



检查结果很...

别玩,问就是陪读家庭【17.1】小数点是迷你更

嘎嘎:


【17.1】



阿峰最近早上起来的时候心情格外不好,因为感觉得到心底的蠢蠢欲动开始强烈。



妈的。



又到了alpha的发情期。



公司的福利面面俱到,包括免费提供抑制剂。



阿峰拿了药瓶看了一眼,觉得药效过于温和,就特地去药房买了非处方药当中的最强效级别。



他不算自然分化,是被药物催逼,被迫早早呈现,故此发作起来格外浓烈,这个浓烈不是指对他自己的影响。而是指对Omega的影响。...



1 / 66

© 清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