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苏越】冬兔记(上)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可爱啦啊啊啊啊啊啊啊

GunsAndRoses:

贼喜欢


挑灯呵手照山河:



点梗,天墉城城宠大师兄
傻白甜,OOC,不要打我,给你摸小师兄╰(*´︶`*)╯

 @糖糖  @Star.  @DD  @我才不是弱女子勒!












  其实,大师兄并非人类。
  
  
  第一次流传起这种八卦的时候,大家都...

嘎嘎:

徐大律师是一个很懂养生的人,话说三分满,酒喝五分醉,饭吃七分饱,锻炼也留了点余力,有一年心血来潮去练书法,大笔一挥写了一句‘月满则亏水满则溢’。



晚上临睡前,靠在床头看书。



刘子光洗完澡,擦着头发从浴室走出来。



徐大律师看一眼,再看一眼。想了想,搁下书,摸出枕头底下的套,数了数,扭身从床头柜里拿出一盒新的,拆了封,悄咪咪藏在枕头底下。再两只手乖乖的叠在被子上,乖巧的看着刘子光,说,“子光哥哥,睡觉了。”



嘎嘎:

说起酒局,多半以为衣香鬓影,觥筹交错。



还真不是这样。还有一些是吆五喝六,是一帮油腻或者不油腻的中年男子开着黄段子,指点着八千里外的国家大事。



前一种酒局,徐律参加过。后一种,也参加过。



前一种,徐律风度翩翩,谈吐优雅。



后一种,徐律如今身家矜贵,过了必须配合捧场的阶段,但该接的话茬还是得接。滴水不漏,手腕干练。



虽然徐律跟同学说过,‘干事我来,喝酒你去’。但有时候,就是有推不掉的局。



有时候喝得一肚子火,同学进了车就骂句脏话,“都他妈的什么玩意儿...

情字有两阙【4】

嘎嘎:


赤练仙子姐姐与百里过儿是为了找人途经此处,听闻风波庄内正在召开英雄大会,便想来碰一碰运气,却没有想到遇见全真教的人。



百里过儿原本不屑一顾,但听全真教的这帮臭道士言辞之间轻慢师父,面色一变,握住了赤红长剑,发难就在此际。



陆少庄主却在此时出现。



赤练仙子姐姐见到陆少庄主,打了一声招呼,便再没有看过来一眼。轻声对百里过儿说了几句。百里过儿面色虽不好,但还是收了剑,两人转身离去。



陆少庄主看着两人并肩离去的背影



那年轻人面容英俊,身姿挺拔,站在那里,宛若一柄开锋...

情字有两阙【3】

嘎嘎:

绝情谷。



窗外隐隐有笙歌之声。



赤练仙子姐姐一身红衣,百无聊赖的把玩着手中几朵情花。



之前,他将陆少庄主掠入古墓。但那年轻人终日郁郁寡欢,赤练仙子姐姐一时不忍,露了个破绽,陆少庄主不疑有他,抓住机会离开了古墓。



赤练仙子姐姐远远的跟着陆少庄主,眼见就要到了终南山脚,瞧着年轻人的背影,心中想,陆郎若是回头瞧上一眼,我便不生气。若是他连头也不回……



赤练仙子姐姐眸中泛起一丝狠厉,但想起了年轻人的容貌神情,心中又软下来。



若是陆郎...

情字有两阙【2】

嘎嘎:

陆少庄主试了几次,发现果如赤练仙子姐姐所言,古墓之中机关重重,脱身不得,便老实下来。吃了些干粮,吞吞吐吐的对赤练仙子姐姐说,“……我想洗个澡,换身衣裳。”



赤练仙子姐姐一笑,牵着陆少庄主的手,在墓道里走了一段。



陆少庄主在黑暗中看不分明,隐约听见水声。



赤练仙子姐姐停下,说,“就在这儿。”



陆少庄主犹豫道,“我没有替换的衣裳。”



赤练仙子姐姐却道,“不妨。”



陆少庄主吓了一跳,还以为赤练仙子姐姐不给自己衣裳穿,但赤练仙子姐姐递过来一件。...


情字有两阙【1】

嘎嘎:

赤练仙子姐姐将陆少庄主掠入古墓之中。是时,原本住在古墓里的那两位正相偕去了江都求药,此间并无旁人,陆少庄主即便呼救,也无人相救。



奇的是陆少庄主进了古墓之后,却不曾呼救半声。他心知是自己违背了誓约,虽有苦衷,但亏欠就是亏欠,便始终闭口不言。



古墓里没有食物,赤练仙子姐姐便去终南山脚的农户那里买了一些乳饼肉干。



陆少庄主想要在某人回来之前逃出这里。故此,听得身边没有人声,便摸着墙壁,在墓道里走得跌跌撞撞。



赤练仙子姐姐买好了食物回转,自幼久居古墓,即便不掌灯,也能清晰视物。瞧见陆少庄主一路踉跄...

嘎嘎:

绝情谷。



窗外隐隐有笙歌之声。



赤练仙子姐姐一身红衣,百无聊赖的把玩着手中几朵情花。



之前,他将陆少庄主掠入古墓。但那年轻人终日郁郁寡欢,赤练仙子姐姐一时不忍,露了个破绽,陆少庄主不疑有他,抓住机会离开了古墓。



赤练仙子姐姐远远的跟着陆少庄主,眼见就要到了终南山脚,瞧着年轻人的背影,心中想,陆郎若是回头瞧上一眼,我便不生气。若是他连头也不回……



赤练仙子姐姐眸中泛起一丝狠厉,但想起了年轻人的容貌神情,心中又软下来。



若是陆郎...

嘎嘎:

陆少庄主试了几次,发现果如赤练仙子姐姐所言,古墓之中机关重重,脱身不得,便老实下来。吃了些干粮,吞吞吐吐的对赤练仙子姐姐说,“……我想洗个澡,换身衣裳。”



赤练仙子姐姐一笑,牵着陆少庄主的手,在墓道里走了一段。



陆少庄主在黑暗中看不分明,隐约听见水声。



赤练仙子姐姐停下,说,“就在这儿。”



陆少庄主犹豫道,“我没有替换的衣裳。”



赤练仙子姐姐却道,“不妨。”



陆少庄主吓了一跳,还以为赤练仙子姐姐不给自己衣裳穿,但赤练仙子姐姐递过来一件。...


嘎嘎:

赤练仙子姐姐将陆少庄主掠入古墓之中。是时,原本住在古墓里的那两位正相偕去了江都求药,此间并无旁人,陆少庄主即便呼救,也无人相救。



奇的是陆少庄主进了古墓之后,却不曾呼救半声。他心知是自己违背了誓约,虽有苦衷,但亏欠就是亏欠,便始终闭口不言。



古墓里没有食物,赤练仙子姐姐便去终南山脚的农户那里买了一些乳饼肉干。



陆少庄主想要在某人回来之前逃出这里。故此,听得身边没有人声,便摸着墙壁,在墓道里走得跌跌撞撞。



赤练仙子姐姐买好了食物回转,自幼久居古墓,即便不掌灯,也能清晰视物。瞧见陆少庄主一路踉跄...

1 / 65

© 清零 | Powered by LOFTER